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最內幕>正文內容
  • 廣晟有色利潤迷局:屢借財政補貼、資產處置調節利潤
  • 2017年11月28日來源:界面

提要:廣晟有色2017年三季報再次成功扭虧為盈。這已經是2013年陷入巨額虧損以來,廣晟有色連續第4年借助非經常性損益調節利潤,從而成功規避連續虧損面臨的退市風險。

毫無懸念地,廣晟有色2017年三季報再次成功扭虧為盈。這已經是2013年陷入巨額虧損以來,廣晟有色連續第4年借助非經常性損益調節利潤,從而成功規避連續虧損面臨的退市風險。

根據廣晟有色披露,2017年1-9月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818.36萬元,去年同期為-1182.29萬元。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9月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凈利潤則為-3509.25萬元,同期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就高達5837.13萬元。

記者調查發現,近年陷入巨額虧損的廣晟有色多次通過財政補貼、資產處置等手段調節利潤。其中,2014年度、2015年度和2016年度以及2017年前三季度計入當期非經常性損益的政府補助分別為6071.29萬元、3124.91萬元、6855.77萬元和4444.72萬元,累計金額20496.69萬元。此外,廣晟有色2016年度處置全資子公司廣東韶關瑤嶺礦業有限公司81%的股權、韶關棉土窩礦業有限公司81%的股權分別獲得處置價款14060.37萬元和7386.91萬元,合計21447.28萬元。

“及時雨”政府補助

作為廣東省稀土龍頭企業,廣晟有色于2009年1月通過“股改+重組”借殼連續三年虧損而暫停上市的S*ST聚酯并實現恢復上市。

得益于國內稀土行業集中整頓,稀土價格暴漲,剛借殼上市后的廣晟有色業績一度出現飆漲。其中,2009年度、2010年度和2011年度扣非凈利潤分別為738.44萬元、1398.15萬元和1.59億元。

然而,隨著稀土暴漲行情不再,廣晟有色的業績也出現了斷崖式暴跌,并在最近幾年里連續虧損。其中,2012年度、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和2016年度以及2017年前三季度扣非凈利潤分別為4114.86萬元、-1.09億元、-2362.92萬元、-3.19億元、-1.83億元和-3509.25萬元。

盡管主業連續多年虧損,但廣晟有色卻通過政府補助等方式巧妙地實現扭虧為盈,規避連續虧損所造成的退市風險。

以2013-2015年為例,由于公司2013年度扣非凈利潤虧損額高達1.09億元,通過經常性損益減虧后虧損額依然高達6901.53萬元,2014年度繼續虧損則將面臨連續兩年凈利潤虧損而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公開信息顯示,2014年度計入當期非經常性損益的政府補助6071.29萬元,占當期營業外收入7284.82萬元的比例高達83.34%。

記者發現,當年上述政府補助涉及到二十多個項目,其中單筆金額前三名的分別為稀土產業轉型升級專項資金、環境保護補助獎勵資金和南方離子型稀土示范礦山建設的綜合技術研究及應用等,金額分別為1600萬元、1400萬元和545萬元,累計金額3545萬元。

即便是2014年度通過巨額補助實現扭虧,廣晟有色2015年度扣非凈利潤依然虧損3.19億元,而2016年度扣非凈利潤依然虧損1.83億元。那么,如何避免2016年度連續虧損?

在2016年度計入當期非經常性損益的政府補助6855.77萬元,占當年全部營業外收入7632.08萬元的比例高達89.83%。

其中,政府補助單筆金額前三名的分別為大埔縣礦山擴界和環境綜合治理獎補資金、平遠縣財政局政府獎勵金和礦山綜合治理專項資金,金額分別為2000萬元、1000萬元和950萬元。同時2015年度平遠縣下達的礦山綜合治理專項資金1852.94萬元也全部計入了2016年度營業外收入,累計金額5802.94萬元。

不難發現,在關鍵時間節點施以巨額政府補助的梅州屬于廣東省內發展相對落后的地區,下轄的平遠縣和大埔縣自身的財政預算相對有限,為什么會如此大手筆地單獨支持這一家上市公司?

對此,一位業內人士分析稱,“有沒有可能是上市公司出錢預繳或者虛增進項,政府獲得稅收,再將其中部分以獎勵的形式返還公司成為公司的利潤?”

記者調查發現,廣晟有色2014年的增值稅留抵稅額僅為3571萬元,但2015年迅速增加至1.04億元,2016年在此基礎上繼續飆升至1.53億元,留抵的稅額不僅沒有減少,反而持續大幅攀升。

針對上述系列問題,記者致電平遠縣財政局核實時電話無法接通,而大埔縣財政局工作人員則稱領導不在,自己不知情。

廣晟有色證券部一位女士回應稱,政府補貼是每家企業年初申報,公司根據補貼資金到賬情況合理入賬,不存在提前預繳換取利潤的情形。

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廣晟有色所披露的部分政府補助與當地財政預算等方面的情況存在較大出入。

以2016年度為例,廣晟有色披露獲得大埔縣礦山擴界、環境綜合治理獎補資金2000萬元,但在大埔縣人民政府官方網站查詢2016年公共財政預算支出情況中,當年全縣財政對應的節能環保科目下的預算安排總金額僅為1506萬元。

此外,2014年度廣晟有色披露獲得平遠縣下達的稀土產業轉型升級專項資金1600萬元,但根據財政部、工信部2012年聯合下達的“關于印發《稀土產業調整升級專項資金管理辦法》的通知”要求,平遠縣上述政府補助金額可能嚴重超標。

《稀土產業調整升級專項資金管理辦法》明確規定,對稀土共性關鍵技術與標準研發及高端應用技術研發項目,一般不超過項目研發費用的50%,單個項目年度支持金額不超過1000萬元;對稀土高端應用技術產業化項目,一般不超過企業上年度實際投資額的20%,單個項目年度支持金額不超過5000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在平遠縣稀土產業轉型升級項目的實施主體,廣晟有色2012年參與設立控股子公司廣東廣晟智威稀土新材料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51%,開展“年產2000噸釹鐵硼磁性材料及配套1500噸稀土金屬項目”的建設運營,上市公司對應的投資金額為4080萬元。

化腐朽為神奇的巨額資產處置

在面臨嚴峻的扭虧形勢下,廣晟有色2016年度通過資產處置所獲得的營業外收入成為當年扭虧的神來之筆。

公開信息顯示,廣晟有色2016年度處置全資子公司廣東韶關瑤嶺礦業有限公司81%的股權、韶關棉土窩礦業有限公司81%的股權分別獲得處置價款14060.37萬元和7386.91萬元,合計21447.28萬元。

不過,記者調查發現,上述資產處置中的摘牌方新余鷹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新余鷹越)存在諸多疑點。

2016年8月,廣晟有色對外公告稱,公司將按照國有產權轉讓的有關規定,將全資子公司瑤嶺公司和棉土窩公司各81%股權在境內產權交易所公開掛牌出售,本次股權出售的掛牌價格不低于21447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擬轉讓的部分股權涉及到公司2014年非公開發行募集資金使用項目。當初收購廣東韶關瑤嶺礦業有限公司61.464%的股權使用了6508.39萬元募集資金,并于2014年第四季度完成交割工作。

根據最終情況來看,摘牌方新余鷹越看似與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東并不存在關聯關系。新余鷹越成立日期為2016年9月21日,即在廣晟有色公開披露掛牌事項(2016年8月2日)之后、掛牌期滿日(2016年9月28日)之前剛剛注冊成立的項目公司,且迄今為止僅僅投資了上述兩家礦業公司股權。

記者發現,2017年9月12日,廣東省稀土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廣東省稀土集團)以貨幣出資的方式對新余鷹越進行增資900萬元,占增資后的出資比例為2.9759%,成為第二大股東。

公開信息顯示,目前廣晟有色的控股股東廣東省廣晟資產經營有限公司(下稱廣晟資產)對其持股比例為42.87%,而后者還持有廣東省稀土集團100%的股權。

業內人士指出,既然當初上市公司因業績虧損、不看好發展前景而處置上述礦業公司81%的股權,那么如何解釋上市公司控股股東旗下全資子公司的此番入股行為?“看不到經濟利益,也構成了同業競爭,廣東省稀土集團沒有理由成為摘牌方股東。”這位業內人士稱。

上述業內人士進一步指出,整個交易更像是為了獲取投資收益而進行的資產處置,不排除摘牌方存在代持行為。

公開信息顯示,新余鷹越執行事務合伙人為深圳前海中值胡楊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委派代表:金勇敏),出資額為200萬元,占比0.6816%;另一家股東深圳前海金鷹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金鷹資管)出資額為29143萬元,占比99.3184%。

上述委派代表金勇敏疑似為廣東華商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曾以各種身份涉獵潯興股份、廣日股份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資本運作。

針對上述種種問題,記者通過郵件向金勇敏進行求證核實,截至發稿前尚未收到任何回應。

廣晟有色證券部一位女士則回應稱,當初處置兩家礦業公司股權確實是為了扭虧,至于廣東省稀土集團后來入股新余鷹越的情況則并不知情。

截至目前,廣晟有色未發布有關2017年全年業績的預告。“三季度已經通過政府補助扭虧了,年報大概率也會是盈利的”,一位熟悉上市公司運作手法的業內人士分析稱。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3d组六最聪明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