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最內幕>正文內容
  • 上海金筍商貿城五百戶商鋪遭國企強行低價回購引質疑
  • 2017年07月05日來源:中國網財經

提要:“所有權人對自己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權利。”所有權是一種全面的支配權,所有權的存在不能預設其存續期間,即只要所有權的標的不滅失或所有權人不使之滅失,則所有權永久存在

眾所周知,商鋪的價值高于一般住宅,所以,常規的交易價格會比一般的住宅要高,特別在一線城市,商鋪價格更是水漲船高,但,上海市奉賢區金筍輕工商貿城500多名業主卻有著完全相反的遭遇。

作為原開發商也是全權的經營方,金筍公司對業主們名下的商鋪提出了回購,但回購的價格卻不及周邊普通住宅的三分之一,因此,收購方案遭到業主們的強烈抵制。

  按照業主們的說法,作為奉賢區政府的國企,上海金筍輕工商貿城有限公司(下稱金筍公司)為了實現收購目的,通過勾連職能部門強行關閉市場、封路及拒絕為商戶換發營業執照等諸多行為,達到低價收購的目的。

為吸引業主購買發紅頭文件承諾優惠措施

金筍輕工商貿城在上海已有近十年的歷史。

一位業主說,他與幾百戶業主都是在2004年左右時從外地來到上海購買的商鋪,在他們看來,上海的商鋪前景好,升值快,投資有保障。

事實上,讓商戶們信心滿滿地從四面八方前來買商鋪,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這就是當初政府的“全力支持”。

業主們口中的第一個支持,是政府成立國有公司全權開發和經營金筍輕工商貿城,這點讓業主們認為很放心。

據2003年3月,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政府(滬奉府批【2003】7號)對奉賢現代農業園區管委會批復,并設立了上述商貿城的開發和經營方—“上海金筍輕工商貿城有限公司”,性質為國有控股。

工商登記顯示:金筍公司實際控制人為上海奉賢生物科技園區開發有限公司,而后公司的法人代表朱某則身兼上海奉賢現代化農業園區管委會主任,同時,奉賢現代農業園區是上海市首批啟動的四個市級園區之一。

第二個支持就是優惠政策。在上述文件下發的同時,奉賢現代農業園區管委會也下發了另一份紅頭文件《關于上海金筍輕工商貿城入戶企業有關優惠政策的意見》。

該意見第一條明確指出:凡投資輕工商貿城的企業,給予落實房地產權政策,代辦土地和房屋產權證。取得上述兩證后,可上市交易、抵押貸款,同時,入駐的商戶和合作企業還可以享受“兩免三減半”的優惠政策。

此外,根據上述文件,還享受和辦理《上海市居民證》、辦理上海市車牌等等。

不少業主認為這是一個不錯的商機,于是紛紛投資購買了商鋪。然而,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竟然是個“坑”。

招商失敗業主買單?

2010年,金筍公司作為政府的運營平臺,開始為購買商鋪的業主辦房產證。

但在辦證時,金筍公司要求業主們簽訂十年返租協議,自2010年1月1日起至2019年12月31日止。一位業主說:根據協議,金筍公司負責招商,前兩年業主商鋪免費提供,第三年租金一萬元,第四年租金兩萬元,第五年租金3萬元,但好景不長,因金筍公司管理不善,商貿城招商失敗了。

商貿城的招商失敗,業主卻為此承擔了后果。不少業主證實,2014年第一季度付了約5000元,接下分文未付,整個商城800多間商鋪,損失慘重。

2014年2月26日,金筍公司向有關部門呈報的關于《上海市奉賢區金筍輕工商貿城有限公司》情況報告則顯示,在商貿城建設初期,由于資金不足和管理混亂,金筍公司轉讓給了一位上海人,卻又遭遇詐騙導致大量資金被卷走,壓力之下,農業園區接手了金筍公司。

后經論證,又將該商貿城的經營權交給了多元集團,然而,多元公司的招商也陷入了困境,于是,兩家公司開始磋商遺留問題。

這份情況報告末尾顯示,最終的方案是調整規劃,商貿市場調整為住宅用地。

也就是說,商貿城將被拆掉而重建房地產項目。

解困局卻低價回購業主商鋪?

不少業主表示,金筍公司對于商貿城的解決方案可能又有新的變化,但具體怎么變他們并不清楚,也沒人詳細告知,但有一點業主們卻非常清楚,那就是金筍公司為了實現解困,強行低價回購他們合法擁有的商鋪。

一位業主說:商鋪的價值高于一般住宅,常規的交易價格會比普的住宅要高,特別在一線城市,但金筍公司對商貿城商鋪提出的回購價格竟然不及普通住宅的三分之一。

數位業主反映說:按照金筍公司提出的方案,他們的商鋪必須賣給該公司,回購的均價每平方約7000元左右,正是這樣的價格遭到了數百名業主的強烈抵制。

據了解,對于金筍公司回購他們的商鋪,幾乎所有的業主都同意,但每平米7000元左右的均價使得他們無法接受。最新的數據顯示:目前,上海市普通住宅的均價接近每平米5萬元,而奉賢區3月份的普通住宅均價每平米為24538元。

“我們商鋪不遠的一個小區,每平米房價已經是2萬多了,他們給的補償我們什么都買不了。”一位業主質疑說:為解決困局,卻讓我們低價把商鋪賣給他們,我們的損失又該誰來負責?

強行回購封路暫緩辦理工商手續遭質疑

回購價格低,業主自然不愿意賣,但不愿意賣的業主卻遭遇到了另一種“待遇”。

“先是以修路的名義把路被封了,又到處張貼‘關閉市場、堅決回購、不經營、不招商’等等宣傳標語,強行使商貿城陷入死城的局面。”一位業主說:我們是合法商戶,但有關部門天天用高音喇叭繞著市場喊要關閉的口號、堆垃圾、拆門窗,逼迫我們無法經營。

記者在商貿城看到,整個商貿城已被拆除的狼藉不堪,四周都被圍墻圍了起來,不少商鋪的門窗已經被打爛,到處貼著拆除等宣傳標語。

  一位業主提供的一份2016年9月7日,由奉賢經濟開發區生物科技園區向市場監督管理局報送的《關于暫緩受理辦理金筍項目地塊相關工商登記事項的函》顯示:我單位于2015年9月開始展開市場關停及物業回購工作…該函請求該局凍結監控、暫緩受理辦理新設企業、個體工商戶等市場主體的工商登記注冊。

同時,該函件還明確要求該局不再受理換發、變更2016年8月1日前核發的企業、個體工商戶的工商登記營業執照。此外,該函還指出,如遇特殊情況,需經該園區同意方可辦理。

一位了解此事的律師表示:金筍公司與業主簽訂《委托經營管理協議》,未到期限后又陸續與業主簽訂《終止委托經營管理協議》,但拒絕將商鋪歸還給業主,還采取砌墻堵路,趕走商戶的種種行為已嚴重侵害了業主擁有的物權和商鋪的對外經營權。

上述律師說:我國《物權法》第39條規定:“所有權人對自己的不動產或者動產,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權利。”所有權是一種全面的支配權,所有權的存在不能預設其存續期間,即只要所有權的標的不滅失或所有權人不使之滅失,則所有權永久存在。

《民法通則》第75條第2款也規定:“公民的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侵占、哄搶、破壞或者非法查封、扣押、凍結、沒收。”《物權法》第66條還規定:“私人的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侵占、哄搶、破壞。”承認私人對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擁有所有權,并對私人所有權予以保護,對于充分保護人權,促進社會的繁榮與穩定,具有重要意義。



責任編輯:周幼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3d组六最聪明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