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載數據...
南方企業新聞網
當前位置:南方企業新聞網>要聞> 醫藥>正文內容
  • 云南白藥再遭重要股東減持 陳發樹為何進退兩難
  • 2019年08月05日來源:投資者報

提要:2019年以來,新華都關店消息不絕于耳。此時的云南白藥也與十年前大相徑庭,不僅業績增速從當時的40%掉到了5%左右,還屢次遭遇到重要股東減持。

云南白藥再遭重要股東減持 陳發樹為何進退兩難

為收購云南白藥,陳發樹耗盡十年心力。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眼下,云南白藥正遭受業績增速放緩、股東方多次減持等危機。控股股東資金的捉襟見肘,讓公司原本的回購計劃也進行得異常漫長

福建前首富陳發樹對國資一直情有獨鐘。他在創辦新華都購物廣場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新華都”)之后,又相繼入股紫金礦業、武夷山旅游、青島啤酒。2009年,陳發數盯上了云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云南白藥”),并預言這家公司“將實現千億市值”。

此后十年,陳發樹為了攬下云南白藥不停地奔波。他坦言“幾乎變賣或抵押了自己名下所有資產”。為此,云南白藥整體上市僅一周,新華都便全部質押了其所持有的云南白藥股份。

過去幾年,每當被問到是否后悔時,陳發樹很肯定地表示“沒有后悔”,如今這個答案可能是相反的。

2019年以來,新華都關店消息不絕于耳。此時的云南白藥也與十年前大相徑庭,不僅業績增速從當時的40%掉到了5%左右,還屢次遭遇到重要股東減持。

云南白藥整體上市

中國平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平安人壽”)第三次拋出了減持云南白藥的計劃。7月26日,云南白藥公告,第四股東平安人壽計劃15個交易日后的3個月內減持公司股份不超3832.21萬股(占總股本3%)。

此前不久,云南白藥剛剛實現整體上市。根據公司7月2日公告,本次“吸并”完成后,云南省國資委與新華都實業及其一致行動人并列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本次交易前后,上市公司無實際控制人,股權結構將保持長期穩定。對此,云南白藥表示,實施“吸并”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解決潛在同業競爭問題。

將時間倒回至2016年,云南白藥控股有限公司(下稱“白藥控股”)拉開混改序幕,新華都從眾多優質企業中脫穎而出,進入深入盡調和方案談判。2017年初,新華都耗資超250億元參與白藥控股混改。隨后陳發樹迎來了更大的機會——云南白藥傳出整體上市的消息。

2018年7月,陳發樹被選為白藥控股法人與董事長。2018年11月,云南白藥披露了整體上市方案,白藥控股股權結構將由云南省國資委持股100%,變更為云南省國資委、新華都與魚躍醫療分別持有45%、45%、10%股權,而后云南白藥通過向三家股東發行股份的方式吸收合并。

但這一方案卻遭遇云南白藥股東平安人壽的反對。在針對上述方案的董事會表決中,一名中國平安系董事對所有議案投出反對票,理由是沒說清楚重組對股東有何價值。

事實上,在這之前平安人壽已經通過減持公告表態。2018年8月,平安人壽宣布計劃減持占總股本比例不超過1%的股份,不過直到2018年12月減持期限屆滿,平安人壽仍未正式實施減持。此外,2018年7月,云南白藥第二股東,即合和集團也曾宣布減持1041.4萬股。

2019年4月,平安人壽再次拋出減持計劃,減持力度更甚于此前。根據公告,平安人壽減持云南白藥股份不超過3124.1991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不超過3%。

云南白藥盈利能力不復以往

7月25日,云南白藥公告,平安人壽減持計劃期滿,累計減持公司1041.39萬股,減持后持股比例6.85%,從第三大股東降到了第四大股東。這也是平安人壽自2008年參與云南白藥非公開發行持股10年來首次減持。有分析稱,原因或是不滿云南白藥整體上市方案稀釋股份,而在整體上市的公司中,有價值的資產不多。

以白藥控股為例,該企業除了云南白藥外,僅有兩家資產天頤茶品與白藥投資,分別創辦于2010年與2011年。企查查數據顯示,其注冊資本分別為2000萬元和1億元,經營數據尚未披露。值得一提的是,天頤茶品天貓旗艦店上銷量最高的一款產品總銷量為4052件,月銷量為3件。

而江蘇魚躍則被市場寄予厚望。公開資料顯示,江蘇魚躍是一家以提供家用醫療器械、醫用臨床器械和互聯網醫療服務為主要業務的公司,旗下有上市公司魚躍醫療(002223.SZ)。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其歸母凈利潤分別為7.28億元、2.47億元,同比上漲22.82%、15.41%。

再看新華都,其狀況則相對慘淡。根據相關公告,新華都上半年關閉門店高達到28家,損失金額高達1億多元,關閉原因多為長期經營虧損,且經過調整后仍扭虧無望。該公司日前發布了2019年上半年業績預報,報告期內公司歸母凈利潤為-1.3億至-1.1億,同比變動-1953.17%至-1668.07%。事實上,從2013年開始,新華都扣非凈利潤連續6年為負。

縱觀整體上市的標的,云南白藥無疑是最有價值的資產,但其盈利能力也不復以往。財報顯示,2000年至2013年,公司凈利潤增速多在40%左右浮動。而在2014年至2018年,公司凈利潤增速分別為7.95%、10.56%、5.38%、7.71%、5.14%。今年一季度,公司實現營收69.73億元,同比增長10.04%,歸母凈利潤為8.46億元 同比上漲4.97%。

不過,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云南白藥長期投資價值持續存在,混改全面落地有望成為公司發展拐點。國盛證券近期發布研報表示,混改完成后,核心管理層平均漲薪超過100%,激活管理層活力;決策制度和股權架構的變化將使公司更加高效運轉;吸收合并后公司手握強流動性資產,醫療及大健康外延并購有望加速;7-15億回購將用于員工持股,激勵機制下公司有望開啟新一輪的快速增長。預計公司2019-2021年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6.4億元、40.9元、47.1億元,增長分別為10.0%、12.5%、15.2%。

至于,對公司的未來發展方向,有投行人士稱,從傳統藥品競爭加劇、大健康市場空間大以及云南白藥牙膏盈利能力較強等因素來看,未來云南白藥或繼續發力大健康產業,在現有藥品業務基礎上,拓展醫療器械等健康細分領域,同時將新增茶葉、康養等業務。

而云南白藥方面表示:“將由單純制藥過渡到醫藥融合,醫藥相互滲透、相互融合,逐步從制造商向服務商轉變。”

回購完成度僅6.78%

作為云南白藥的控股股東之一,陳發樹可能沒有那么大耐心等待云南白藥轉型。為入股云南白藥,他已經抽干了所有資產。據不完全統計,僅在2015年,新華都在云南白藥上至少投入274.97億元,目前這筆投入已浮虧近百億元。

經年累月的投入讓新華都也不堪重負。Wind數據顯示,該公司在2013年便出現了歸母凈利潤虧損2.25億元的情況,次年扭虧后,2015年再次虧損3.74億元。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新華都仍然保持虧損后扭虧的規律,保殼意圖昭然若揭。

此時,陳發樹已是進退兩難。7月8日,云南白藥公告,新華都將持有的公司2.76億股股份質押,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88.64%,目的是用于融資。加上之前已經質押的和此次質押的股份,新華都已將所持股份全部質押。

控股股東資金捉襟見肘,公司原本的回購計劃也進行得十分緩慢。2018年11月,云南白藥宣布擬斥資7.63億元至15.27億元,以76.34元/股的價格回購不超過2000萬股股份(占公司當時已發行總股本的比例不超過1.92%)用于實施員工持股計劃。

據Wind數據,截至7月2日,云南白藥已通過自由資金累計回購股份數量139.73萬股,回購均價為74.14元,合計支付的總金額為1.036億元,遠遠低于15.27億元的計劃回購額。回購比例占預計資金比例6.78%,回購金額占預計資金金額6.99%。根據云南白藥的計劃,預期后期將會繼續回購,直至購滿額度。

機構見狀密集出逃。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云南白藥機構持股數為1667.21萬,而在2018年年末這一數據為85466.94萬股,下滑幅度達到98%。



責任編輯:齊蒙
文章排行榜
官方微博

3d组六最聪明买法